图片 1

题记一:
夏日,杭州乃中国的一块观荷圣地。顾名思义,杭州观荷,首推“曲院风荷”,据我多年杭州观荷的经验,我更爱郭庄。2015年7月15日,根据友人陈先生推荐,走了一条新的观荷路

三十来岁的女儿,面目清秀,长发飘飘。身边,放置着一台录音机。循环往复,播放着《记事本》,那是陈慧琳的演唱,激奋而又哀怨。她,时不时,哼上几句,尤其是哼到“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音调高了,底气足了,十分动情。甚至旁边的人也会随之哼唱。

你们想想看,断桥是恋爱的地方吗?断桥是拍婚纱的地方吗?(坐在女儿身边的母亲,头发已经花白,抬头跟周围的人说)
— 为啥不是?(见此情此景,觉得其中必有故事,于是,我问) —
你想想看,断桥的“断”字,白堤的“白”字,还有孤山的“孤”字,这三个字,哪一个字不反冲结婚的“喜”字呀!
— 没有想到; — 好像也有点儿道道哩。 — 她是你女儿吧? —
一定在这儿发生了什么故事! — 老人家,你愿意说说吗?
围观游客越来越多,你一言,我一语。 —
她咋会不愿意说呢?母女俩隔三差五到这儿来,一遍又一遍地说,不嫌烦。(一位旁观者知情,用杭州话说)
— 有人还叫她祥林嫂哩。(另一位知情人轻声说)
果然,老妇人开腔了。断断续续,从她的嘴中,我听懂了一则悲情故事之原委。
云水光中水榭,在杭州,是一个社会舞厅,又是一个大众茶室,远近闻名。老太的女儿就是在这个水榭认识了其男友,一个帅哥,据说是浙江大学的一位讲师,不久,坠入爱河,谈婚论嫁,此男,深得女儿喜爱,也深得丈母娘的喜欢。
在拍摄婚纱的事情上,第一次,全家发生不快。老太不同意在女儿女婿选择在断桥拍摄婚纱。
老太是一位中学语文老师,喜欢咬文嚼字,她坚决反对,原因呢,皆出自那三个字,她认为不吉利的三个字。但是,终究拗不过女儿女婿。
婚后不久,喜得贵子,三口之家,变成了四口之家,其乐融融,家庭和睦。
幸福的婚姻大同小异,不幸的婚姻则小同大异样。
过年之前,女婿驾车去萧山机场接其父母,喜洋洋,带了五岁的儿子前往。 —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让女婿和外孙去机场,不知道车祸猛于虎……
老太有点哽咽了。 是两位知情的旁观者继续着后面的故事。 —

等雨停了,就过断桥,沿白堤西行,过平湖秋月,入西泠印社拱门,拾级而登,眺湖中三岛,折返,则入“楼外楼”,一尝小别的西湖醋鱼。晚餐后的节目是:漫步过西泠桥,入曲院风荷。晚8时,观向往已久的大型山水实景演出
–《印象西湖》。–
哎,天公不作美!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青瓦朱栏,飞檐翘角的“云水光中”水榭,位置真好,与断桥为邻,扼白堤之起点,守葛岭之入口。左,外西湖的漾漾水色;中,西湖的连天荷叶;右,北山街一排参天梧桐,气势不凡。
2008的第一批荷花正含苞,个别心急的已经绽放。水榭外,绿荷满目,红荷点点。雨打荷叶,雨势得助;雨打荷叶,其娇更甚,片片荷叶,经水冲洗,越发水灵灵,越发嫩扑扑。雨珠,滚动于硕大的荷叶,由小聚大,最后,滚泻湖中。接着,雨珠再聚……,如此周而复始。雨的耐心,好似带出避雨客的耐心。本来嘛,又不是外出办事的。急啥?既然天留客,何不“顺水推舟”,望望湖、看看景、观观荷、赏赏雨呢?好在水榭面积大,入夜,这里还是杭城的一个社会“舞池”呢。20来个游客,萍水相逢于水榭,并不显拥挤。避雨客们,或坐、或站、或三五成群、或谈笑风生,或独坐孤站。认识的,不认识的,彼此搭讪,宛如故人。一位来自上海的老先生,跟我聊了片刻,中心思想是:他常来杭州,有两次寄宿亲戚家,亲戚不自由了,自己也不自由了,索性入住旅社,花钱不多,图个自由。说不清来杭州几次了,也说不清路过此水榭几次了,但是,每次总是匆匆路过“云水光中”而不入。西湖的景点太多?还是在断桥无“残雪”而不留人?明朝有个画家李流芳,慧眼别具,他在《断桥春望》称中
:往时至湖上,从断桥一望,魂销欲死……。明朝汪珂玉在《西子湖拾翠余谈》中有一段评说西湖胜景的名言:“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能真正领山水之绝者,尘世有几人哉!”
今日在水榭,谈不上“魂销欲死”,也谈不上“真正领山水之绝”,然而,在“云水光中”观景,却得湖山之神髓,岂独“残雪”!雨中白堤,苍茫如龙,断桥则成了白堤之“龙头”;雨中外西湖,若隐若现,汪洋一片,有海之神韵;雨中里西湖,半湖绿荷,半湖涟漪,远山飘渺,近树苍润。

当然,北山街并不是总是这样的。你如果有幸看到一个世纪之前的北山街的老照片,也许你会惊诧:咋的?不是石砌的湖岸,而是泥岸。没有这高高的梧桐,没有这么多的长椅,甚至,背后的宝石山上没有郁郁葱葱的树木,而只有裸露的山石和泥土。人们甚至怀疑:当年的杭州人是否到宝石山上砍柴,回家烧饭?图片 2

杭州华侨饭店¥387起立即预订>

图片 3

不过从民国时期留下的北山街的老照片看,当时北山街远远没有如今的漂亮,其湖岸并非石砌,而是泥岸,当然也没有这么多的长椅。更让我吃惊的是,民国时期的宝石山上不像现在郁郁葱葱,而是光秃秃的一片,泥石裸露。当然,湖畔是否植荷,亦不得而知。
生活在不同时代的人,必有各自的幸运和不幸。
唉,人皆匆匆过客,走一趟人生,意义何在?“秋水山庄”故事久远,内涵深深的四个字,引起我的思考。
人生一世,最终都难免一死。因此,存在主义哲学认为人生人生是虚无的,是没有意义的。
我并不同意此观点。所谓意义,就是个体的生存对他人、对社会是否有其价值、是否有其用途。作为个体的人生是有其价值的。亦可称之为相对意义吧。人生一世,匆忙而又短暂,仅仅对社会,对他人有价值,并非完整的人生意义。人生太需要自我的幸福感了!秋水山庄外,想起了史/沈故事。图片 4

杭州新新饭店¥999起立即预订>

题记一“天公作美,天放晴啦!”–
这几乎是出门旅游者的思维定势。作者的此次断桥“避雨”,兴许能让你今后出门时,换一个视角看“雨”。

  • 北山街。值得介绍,值得推荐!

展开更多酒店

注:欲读更多本人的游记及文章,请你点击

若家居附近,每日天亮时分来此,坐上两个小时,看景,观荷,读书,打拳,健身,散步,岂非神仙日子?
时过境迁。 来到著名的民国建筑 –
秋水山庄,不知当年的史量才和沈秋水在夏季清晨是否双双踱出庄门,来湖畔观荷闻香?图片 5

发表于 2010-07-31 18:06

题记一 据说,西湖有三座“爱桥”–
长桥,西冷桥和断桥。断桥,在我的心目中,却是“西湖之第一桥”。 题记二
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矛盾心里总是强求,劝自己要放手……。
题记三 历史,总给后人留下这样那样的憾事。没有遗憾,也许就没有历史了。
图片 6
最近两年,每到杭州,总下榻“华侨饭店”,饭店开张于1958年,主要为接待来杭观光的海外华侨。“华侨饭店”四字,由国民党元老廖仲恺之子廖承志先生题写。当时的杭州,宾馆寥寥,新建一座豪华的华侨饭店,选址的余地很大。六公园,杭州的黄金地块。拆迁民居旧屋,兴建了豪华的华侨饭店。
1978 –
1980年就读于杭州大学时,曾去华侨饭店看望一位知名学者,战战兢兢入内,毕恭毕敬落座,我惊叹于饭店之“奢华”。
时过境迁,当年豪华饭店,现已“沦为”三星。饭店曾于1998年伤筋动骨,重新装修,但房间不够宽敞,设施也显陈旧。也许是几十年的传统,饭店的服务绝对一流。的价格因上海世博会而从原先的319元/夜提升至358元/夜】
小住杭州,所以相中华侨饭店,原因之一,在其“风水”。面对西湖,背靠市井。推窗能见湖,出门可登舟。生活上也极为方便,不像新新饭店,虽面湖而筑,但远离市井。华侨饭店,一街之隔,便是店铺林立的东坡路。那儿,仅餐饮店,就有数十家之众,从“知味观”到“咬不得”。
从华侨饭店步行至断桥,不足10分钟,说得文一点,仅“一箭之遥”也。
走这段路,无需穿街走巷,不必躲让车辆,一路看湖观景,从容作“缘湖行”(非陶公之“缘溪行”)。
据说,西湖有三座“爱桥”– 长桥,西冷桥和断桥。
梁祝的“十八里相送”送到了红日西沉,分手于“长桥”;西泠桥,记录着苏小小那真诚却又一直没有得到回报的凄楚爱情;断桥,传说中白娘子和许仙初次相识之地。
断桥,在我的心目中,却是“西湖之第一桥”。 “第一桥”,此“第一”怎讲?
断桥,乃望湖第一桥也;
独立断桥,视野好开阔!外西湖,苍苍茫茫,游船点点,三岛依稀可辨;里西湖,绿树拥岸,西接孤山,北靠葛岭;水波潋滟,菡萏飘香。
断桥,乃观山第一桥也;
宝石山,隔了一条狭长的里西湖而已,终年郁郁苍苍;保俶塔,西湖风景线的点睛之神笔,你会惊叹古人的审美才能,与之遥望的湖南城隍山有城隍阁,一塔一阁,一北一南,彼此呼应,有一种非对称的美;湖南逶迤的青山还映衬着雷峰塔,此桥彼塔,南北呼应。《白蛇传》的故事始于此桥,而终于彼塔。
断桥,绝非匆匆来去之桥,值得你多站一会,小坐片刻,看景发呆。
晴日,或是雨日,因光线之变,云翳之异,你能见到山色之瞬变。 –
青黛含翠之时,山色倏忽明暗;云烟空蒙之日,山色顷刻晦明;
图片 7
断桥,乃看街第一桥也;
巨大的梧桐树,如亭如盖,遮天蔽日,枝叶之缝隙,隐约露出一幢接一幢小洋楼,那是北山街。北山街,在新评选出的杭州新十景中,金榜题名,叫“北街梦寻”。一个“梦”字,奇思妙想!这条名街曾经灿烂,却曾经发生了一个个哀婉的爱情悲剧,那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一场场旧梦。
— 上世纪初,许多名人争相在此“圈地”建楼。这里是西湖的又一风水宝地 –
门前有湖,湖波粼粼;洋楼靠山,葛岭苍翠。
与西湖联袂而憩的“秋水山庄”,掩映在熙攘的车来人往之中,步履匆匆的游客也许不知它曾经拥有的热烈、缠绵和生死般的轰轰烈烈。那是七十多年之前的往事了。这是当年《申报》报主史量才和爱妻沈秋水当年的“爱巢”,那是一则凄婉的爱情故事,知情游客,即便站立在断桥远眺,也会为之唏嘘一番;
断桥,乃赏堤第一桥也;
断桥不高,其“湖拔”也许不足十米,但是,伫立断桥的制高点,放眼西望,白堤,坦坦荡荡,尽收眼底。白堤始于断桥,西接孤山,全长近
1000米的长堤。白堤,从唐朝走来。儿时,母亲就形容用“间株杨柳间株桃”来说白堤之美。盛世白堤,更是整修一新,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阴晴雨雪,皆绿草茵茵,鲜花不断,堤上总是游人如织;
图片 8
断桥,乃审美第一桥也;
租一辆自行车,环游西湖,乃快事一桩。而杭州租车之便捷与廉价,算得上全国第一了吧?橙红色自行车,在杭州,触目皆是。断桥,有一种平缓之美,不像颐和园的玉带桥,透出高昂的贵族气,自行车不可登也。在断桥,骑车上断桥,也并不十分艰难,下桥,则有“离弦之箭”之快;
断桥栏矮,其“护栏”,简简单单,朴朴实实,就是竖起的几块石板而已,矮矮的,薄薄的,还能歇坐在石板上小憩,只要小心一点,不用担心会落入西湖;石板护栏,没有那雕龙镂凤的汉白玉护栏的皇家园林气派,倒有江南水乡石板桥之简朴。可是,这护栏之简朴,与简朴的保俶塔,与简朴的湖上“小划子”,构成和谐美。
断桥,乃联想第一桥也;
上断桥,有范仲淹登岳阳楼之风。断桥视野开阔,湖光山色,尽在眼底,这里,自然成了游客联想驰骋之地。登斯桥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四面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 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 山边枫叶红似染,不堪回首忆旧游。
…… 花纸伞下与你相恋,从此开始纠缠不断,
我在桥边等待你出现,哪怕是,再过一万年! ……
曾闻,断桥上的游客,或低吟越剧唱段,或浅唱流行歌曲。他们自然而然想起了白娘子和许仙;
……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
曾闻,断桥上的游客,吟诵陆游的名句。 …… 此断桥非彼断桥吧?
谁又能断言:南宋诗人陆游不是指此断桥呢?
啊呀呀,别争了。诗歌,本来就可以根据个人体会去遐想的呀。 ……
曾闻,游客间有过这样的对话。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开始,我并不在意,甚至心生懵懂:在断桥,他咋会联想到鲁迅的这一句诗呢?
老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我才恍悟。 —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 哦!对了。
本来沉寂的鲁迅的这两句诗,后来“走红”,跟廖承志致蒋经国的一封信件有关吧。
信件写道:
经国吾弟: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遥。南京匆匆一晤,瞬逾三十六载。幼时同袍,苏京把晤,往事历历在目……。
人到高年,愈加怀旧,如弟方便,余当束装就道,前往台北探望,并面聆诸长辈教益。“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遥望南天,不禁神驰,书不尽言,诸希珍重,伫候复音。
廖承志的信件,已被收入当今文学教材,不仅文字优美,且承载在一段沉甸甸的历史。
在断桥上,吟诵此句,绝非无病呻吟,而是触景生情。
君不见,断桥的桥堍一幢小楼的围墙外至今挂着“蒋经国旧居”的牌子,而不远处的“华侨饭店”四个字则是廖承志先生之手笔!
1982年7月24日,《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信》用电报发往台北,次日刊发《人民日报》。
时空悠悠,世事更迭;时空交错,催人慨叹。
今天国人飞越海峡,到台北,不消两个小时。
书信发表不到一年,1983年6月廖君辞世,他终究未能如愿“束装就道,前往台北探望”!经国先生于1988年辞世,有生之年,他终究未能回到“断桥小楼”再看上一眼!
历史,总给后人留下这样那样的憾事。没有遗憾,也许就没有历史了。–
在断桥,我想。
抗战胜利之后,蒋经国携夫人蒋方良及儿女住在桥堍小楼,心情一定不错。
闲时,一定在断桥留下散步的履印,一定在云天光中水榭留下过谈笑吧?–
在断桥,我又想。
图片 9 …………
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 日记本里页页执着,记载着你的好 …………
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 矛盾心里总是强求,劝自己要放手,
闭上眼睛让你走,烧掉日记重新来过, …………。
每次到杭,必在断桥小驻。看往来游人,赏湖光山色。伫立断桥,耳畔经常会响起这一首歌
— 陈慧琳演唱的《记事本》,会联想起发生在断桥的一则新爱情故事。
两年前秋天,在桥堍的“云天光中”水榭中避雨。
图片 10
一对母女,眼中没有光彩,歇坐在水榭的靠椅上。

“杭州近有大雨,还来吗?”出发之前,杭州友人发来短信。退休未赋闲,忙了数日之后,神疲眼涩,另一大忙又将汹涌而至。像三明治一般,夹在两忙之间,杭州疗养之旅,便箭在弦上,即使正值江南梅雨季节。2008年6月10日。上午9时,出了动车组,迎接我的是阵雨。午餐,在旅站对面的“奎元馆”。午休醒来,已过2点,雨止,疾步去湖滨,上7路公交车。在“断桥”下车,又雨,且渐大,遂撑伞入断桥旁的“云水光中”水榭避雨。雨,实在不小,且耐心十足。头顶乌云越来越厚,断桥游人越来越少。雨大如注,雨伞,岂能档风雨于万一?下午3时,天昏地暗,像是晚上7时。

北山街上观荷,还有一个优势:远处的白堤,醒来不久,但游人已经历历可数,白堤如带,横亘在远方。如诗如画哟。图片 11

图片 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