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一段梦魇,一个惊醒眸光就沉溺在黑色漩涡哭泣的声息还在嘴角泪水滚动上夜色的凄凉仿佛依旧徘徊梦里仿佛一直跌入光阴的谷底眼神无助,内心荒凉任悲切伤心倾泻而下总想寻找一个拥抱,一份安慰碾遍藏匿心底的姓名却握不住柔弱的希望总以为没有了哭泣总以为学会了坚强总是将自己的时间挤满繁忙总希望孤单彷徨不再骚扰只是啊,我遗忘了梦境遗忘了潜入梦魇的狰狞那潜藏于心底的伤心就那般毫无阻拦的侵袭侵袭我掩藏角落的慌张别怪我的哭泣它让我从一段梦里跌落进另一段的漆黑别怪我的无助它让我明白黑夜如刀切割心底潜藏的伤痕自欺欺人的抱拥自己给予一个嘴角拉扯的笑意夜色是最无情的牢笼围困住我奔腾的思绪在一段梦魇里清醒在一片漆黑寂静里慌乱在眸光点点间等待天明不敢再次沉睡不敢面对内心的孤单就那么静数夜色里挂钟的滴答等待一缕曙光闪进白日奔走的心魂明日,有些细雨清明就要来临祭奠属于自己的欢乐让甜腻的过往融化进细雨纷扬的春日里清明,我怀念青春年少清明,思念我美丽的爱情

“劝君莫问花无忆,情人笑里有别离。愁绪无言赋诗意,候鸟守候盼归期,。”——题记

茫茫人海,谁为谁驻留,谁为谁回眸,谁为谁埋下相思的红豆,都是早已经既定好了的缘分。哪怕一次偶然的邂逅,那偶然的际遇里也潜藏着千丝万缕的必然。 
                                                                       
     
每天在尘世这条路上穿梭着,犹如一尾孤单的鱼。我不知道鱼儿在水里会不会寂寞,但我的心总会因为想起你而寂寞和孤单。那寂寞的泉会何时忽然冒出心底,我却无从预料和准备。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梦里,秋去春来,花落花开;时光无情地弹走了岁月,红尘虔诚地虚度了繁华。你是千年的落花,我是千年的流水。千年的苦苦寻觅,千年的日夜期待,都只为守候你那无言的精彩。为了心中的真爱,我们真诚的在佛前跪拜;千年后雨中的邂逅会再遇到你的风采。

总以为人生是因了爱才走这一程,这个过程充满了许多不可预料的坎坷和辛酸,也历练和丰富了我们的生命。不求所有的缘分都是知心懂得,不奢望所有的缘分都能永久永恒。

梦里的雨是你痴情的泪滴。它如你眸中多情的碎玉,深情地洒在我干枯的心底,盛开出花的芬芳,雨的情意,我真诚的在梦里等你。

芸芸众生,太多的相遇终成为擦肩的过客。有一天,熟悉的风景忽然走远,只在心扉留下了美丽彻骨的遗憾。彼此背向而行的身影,化作了天际最平凡的两颗星宿,在你的眼睛里再也找不到我的一切。

撑把油纸伞,我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我满怀期待的在苦苦寻觅,苦苦寻觅,没有遇见丁香似的姑娘,雨巷幽长岑寂,我撑着油纸伞,慢慢地走着,走着。是谁的风景点亮了我的眼睛,模糊熟悉的身影,是谁的印迹?烟雨蒙蒙,氤氲了我的眼眸,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梦中的情意,已随你而去。

悠悠天地,谁不是谁的过客。却总有那么一个不同的过客,温暖了你一颗孤单寂寥的心,用他心灵的体温给了你一个不一样的夜晚,给了你不一样的感人至深的情愫。

细雨蒙蒙,雨巷悠长岑寂,我依旧还在苦苦地寻你。不知是春雨的泪滴,还是东风的情意,你撑着油纸伞,远远而来,悄悄而去。那一抹幽蓝伴清风而秀丽,似乎集了天地的灵气,沉淀了喧嚣艳丽,带着温润的幽香从我身边远去,婉约秀丽的美痴迷了我的双眸,延伸了我的记忆,心随着那朵兰花远去。

每次回头看风景,若隐若现着一个爱过的心疼的容颜,曾经的故事里的美丽与哀愁,只能默默的咀嚼,却不能道破。盛夏的那一陇草香,吻香了我今生最美的爱情的脚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