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博城与当下达成妙和文/高山松◎在红博城与当下达成妙和红木的纹理与光阴的走向背道而驰那么多云朵正在荒废太阳在此岸落下又在彼岸升起你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落日如何改变一只大雁的飞行轨迹看着天气在一张车票的正面和反而如何被反复修改携新月同行与影子席地而坐被柳丝拂乱了的月光铺在地上你躺在月光之上保持与草根足够的距离从来都没有想到皈依所有的祈祷词都在酒杯里打转借一块千年的红木作为桥梁或许能够与当下这个世界达成妙和◎穿越红古轩从春天的路径穿越到红古轩你已经走了很大的捷径那些春花做成的红灯被四月的雨伞遮住春天那么短暂你一迈步就成了红尘的过客你说春天只是一座空城来过的人已经离开离开的人也不可能再回来路边的摄像头没有闪烁你听不到黑夜倾倒的声音卡在红木纹理深处的一首赞美诗你再也无法取出◎在红木禅椅上打坐双手合十你在红木禅椅上打坐听不到木鱼的敲击听不到公鸡打鸣而日子却在你的感知中一点点流逝死亡从未远离飞雪和梅花也从未远离坐等迷雾消退坐等所有的惊喜都变成意外你才能从自己的位置上抽身逃离而那些最要紧的事瞬间变成了回忆夜空坐在城市的霓虹之上似乎被所有人遗忘城里的人都习惯捧着一轮圆月像捧着一把生锈的钥匙开启无边的孤独◎手捧一册红木竹简坐在红博城的书房手捧一册红木竹简你就会发现你一直追赶的落日时刻都在躲你而红博城只是把你的梦幻带到我的窗口让你走过的每一条路都变成迷途明知是末路你也会一直走下去走进悬挂在峭壁上的寺院把马栓在岸柏上骑梦找马的人一不小心把昨夜的星辰也栓了几颗上来而那根陈旧的缰绳随时都会绷断◎在红博城虚拟一场洞房花烛好大的一张红木床据说价值一千八百六十万置换八千里路的云和月你也无法购置当月下的一声狗吠把即将熄灭的几盏灯火重新叫亮那些冷藏的词组又变得温暖已经旧得不能再旧的脸终究要与黎明相逢上帝牵着一个人的手似乎是在忏悔没有烟花和爆竹的洞房花烛你唯有用这首沾满了风尘的现代诗向千年之前的红木送去这个世界的恻隐之心2017.4.17

县域环山,最西边就是鸡鸣山了。鸡鸣山海拔一千多米,平地突兀,孤耸峰尖,嶙峋峭岩。山半有庙礼佛,峰巅有观崇道,三教圣殿有儒,历史悠久颇具仙气。天气好的时候,远在三十里开外就能看到鸡鸣山的雄姿。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喜欢郊野的环境,先行先驱车到郊外,再步游郊野已成常态。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观日出赏日落已成惯例,红日升夕阳下精美绝伦,

       
山中不计岁月长,莫问红尘与过往。回到家中长睡了一觉,醒来居然有种穿越了的感觉,脑海中满满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恍惚中又顿然清醒此刻的状态,这几日的禅修,我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好像是在做梦啊~”,现在明白原来清凉庐山自在禅修已是过去,山上的日子终于是在做梦了!

东方白西方暗天地轮回,迎朝晖看晚霞清晨黄昏。

       
庐山诺那塔院是原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能与之结缘还要感谢我的好朋友正媛师兄,她的讲述让我对塔院无比的向往,对塔院的法师们也有了简单的了解。带着这份期待与憧憬,我踏上了上山之路,没想到也是我的闯关之路。

每每驻足凝目,每每叩问岁月,每每回顾人生,心境已付夕阳。羡慕东升的朝阳,更眷恋西下的流苏,日复一日,落日演绎在鸡鸣山的那种大美已然在心中定格。

图片 2

日落大约三四分钟的样子。

诺那塔院山门

当夕阳挂在鸡鸣山顶的时候,阳光是白灼的,照得山形像蒙上了一层白雾,眯起眼,手搭棚仍然刺目依稀。

第一关:爬台阶

脚下的原野罩上了一层昏黄,视线从脚下向前延伸,庄稼树木、房屋建筑,参差着接受余晖的洗礼。这种昏黄会沾染一切,万物会嬗变出金黄、大黄、绿黄、明黄、鹅黄、橙黄、土黄,黄得炫目,黄得深沉。

       
早就听闻塔院山门前台阶的鼎鼎大名,但当真正走到它面前的时候我还是被吓了一跳。这400多级石阶说长不长,但是对于我这个缺乏运动的胖妞来说可是不小的挑战。上台阶的路上偶遇了吴珏琪师兄,她热心的帮我抬箱子,在这里再次谢谢她啦!我心里默默较劲,想着这是我的第一关,我一定要完成,这样想着想着也终于爬到了山门,现在想想哪里有那么长的台阶呢?只不过是心理臆想出来的障碍罢了。爬上台阶出了一身汗,非常燥热,路过观音殿门口时一阵山风吹来,凉爽的感觉毫无防备的袭来,我突然觉得身心无比的舒畅!这个时候我知道,我终于真真切切的来到了这个向往的地方,并且已经过了我自己的第一关!

太阳继续垂落,已经挨到了山尖,焕发出白黄的色彩,眨眼得功夫就成橘红了。感觉上,似乎比朝阳更大,更柔情些。鸡鸣山的轮廓清晰了,在天幕的映衬下红的有些发紫。天地间亦被熔炼成血红,一粒红丸霸气其中,看得人虔心静气,这情景瞬间凝固了。

图片 3

最美的要数天空中的云彩,离太阳近的,被人们称作火烧云;稍远的,色彩稍逊;再远的,白里透红,红中带粉;极远的,轻施粉黛含羞带嗔。云朵成团儿、成条儿、成絮儿、成鱼鳞状,云儿,不时变化着形态,扭捏着云姿,聚散离合万花筒般。

塔院前的400多级台阶

鸡鸣山在落日的余晖里看上去是那么的挺拔沉稳,就像一个巍然打坐的脱尘禅者。背后的灵光灿烂,五彩的云霞缭绕,山巅庙观建筑的飞檐隐隐绰绰,天成的一番仙境,地就的一幅禅卷。偶尔,飞鸟掠入光环,一个黑点忽而负起太阳,忽而衔着落日,直至飞向日心,一种可遇而不可求得瞻仰。

第二关:vip寮房

落日已被山尖豁出了一牙儿,鸡鸣山就像禅者披上了纱巾,须臾,这纱巾的颜色红中透紫紫中蕴蓝。看着看着,禅者的纱巾越来越薄,渐渐地变成了披肩,猛然间金光四射,披肩变成了闪烁的五彩袈裟。

       
之前听正媛师兄介绍过,在寺庙里宿舍是要被称为寮房的,这次我被分到了s106。我到的有点晚,去的时候已经有几位师兄铺好了床单被罩在聊天。听她们说这是条件比较差的一间,会有墙皮掉下来,环境也不是太好。但幸好我出门玩耍大部分也是住青旅,还住过胶囊旅馆,对住宿条件要求比较低,所以也没感觉条件差。在经历了蜘蛛上床、飞蛾乱飞等事件后我更是习惯了这个环境。转念一想这可是在寺庙,没准儿是佛陀给我的考验呢~就这样第二关也过啦,so
easy ~

天际红的淡了,鸡鸣山暗了,刹那间光线猛地收缩,把朦胧与虚幻这个角色推上了天幕大舞台。脚下慢慢地暗了,鸡鸣山不舍地拽住了落日的一角儿,禅者的袈裟还是慢慢地滑落了,最终大彻大悟地露出了真容,还原了鸡鸣山的本来面目,峰插云天。

第三关:二时斋供

落日隐去了,迸发的余光还在上射,云朵逐渐退去了沐浴的色彩,白了,灰了,黑了,鸡鸣山变成青色的,继而变黑了。

       
原则上来说寺庙只吃早午两餐,晚餐被称为“药石”。在寺庙吃饭被称为过堂。和我们平时吃饭不同,过堂用斋也是一项庄严神圣的佛事活动,必须威仪具足,心存五官,供养三宝,感恩众生。

一丝悲戚,几许彷徨,繁星值夜,月色如霜。旭日朝阳,夕阳西下,苍穹舞台,昼夜天涯。

       
我们在佛前过堂,开饭前戒传法师和传静法师带我们唱诵供养偈,仪式感十足。萌萌哒传静法师教我们吃饭时不能东张西望、不能交头接耳、不能剩菜剩饭、端起碗来吃饭、不能筷子碗碰得叮当响,这些看似是规矩,实则是在帮助我们认真、用心的对待这一餐饭。说到这里必须要表扬一下塔院的伙食,一个米饭竟然配有5、6个菜,还有汤和水果!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一次饭了,我们的斋饭吃的津津有味,想再要时把碗贴着桌边放前面,义工师兄就会过来添,我们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落日朝阳割昏晓,想来地球的那边天已经亮了。

       
第一次吃饭为了矜持我吃的不多,到了晚上睡觉时居然饿了。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本性暴露了,认真对比了一下发现我比法师吃的还要多,哎,看来“上山吃素瘦三斤”的愿望不能实现了。第三关过得轻轻松松,就是长在身上的肉肉有些不开心……

图片 4

传静法师讲解过堂仪轨

图片 5

义工师兄发放斋饭

第四关:普茶夜话

       
普茶夜话就是晚上的时候我们学员汇集在观音殿二楼法堂,所有法师都和我们坐在一起为我们开示。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场面的我是兴奋又惭愧的,兴奋是因为这许多的法师聚集在一起听我们讲生活的烦恼,惭愧是因为我们何德何能能够接受这些高僧大德的点化呢?

       
妙行法师是诺那塔院的住持法师,他说起话来妙语连珠却不故做深奥,这样我这种慧根尚浅的弟子也能听懂。妙行法师为我们开示到:大家牺牲假期来到塔院做禅修十分不易,希望大家能放下一切外缘,看住自己的心,安住当下,客观的来体验这几天的清净生活,最重要的目的是认识真实的自己。“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生活的路走的匆匆忙忙,我们何时曾想过安住当下,等等自己的心呢?法师就是有这种力量,寥寥数语却阐明重点,留给我们无尽的思考。

       
普茶夜话的时候还有好喝的茶和好吃的小零食,把我们照顾的无微不至,这一关简直躺过~

图片 6

妙行法师为我们开示

第五关:洗心钟

       
洗心钟之前慧心法师给我们解释了“晨钟暮鼓”的意思,原来不是早上敲钟晚上敲鼓,而是都需要敲只是顺序不同。(严重怀疑每一届学员都要解释一遍,心疼慧心法师)。洗心钟也是一项仪式感极强的活动,我们在戒传法师的带领下唱诵暮钟偈,并敲响大殿前的钟。一开始不懂暮钟偈在唱什么,音调奇怪,内容也晦涩难懂,但就在这一敲一唱中,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这钟声表达的意义!是时初夜,四周寂静,唯有钟声和缓悠长,声声入耳。“干戈永息,甲马休征,阵败伤亡,俱生净土。飞禽走兽,罗网不逢,浪子孤商,早还乡井……”在静默中聆听钟声,听着这慈悲的暮钟偈,狂躁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只想真心的真正的忏悔自己,为众生祈福。此一关在悠长的钟声里也顺利的通过。

图片 7

慧心法师

图片 8

法相庄严的戒传法师

第六关:早课讽诵金刚经

       
其实真正的第六关应该是早起,不过鉴于我都克服了,所以就不把它单独当做一关了吧。早上我们5点50就要集合,6点唱诵金刚经。但其实义工师兄们比我们起的还要早,帮我们摆经书、垫子,帮我们准备早粥等。同样起得比我们早的还有印旭法师,他早上要唱诵晨钟偈,早上敲钟不像晚上有那么多人,只有法师自己拿着经书,孤独的边唱边撞钟。我有时候会早起那么一会儿,就躲在大树的后面,看着法师那么专注、投入的做着这样一件事。

       
早上带领我们诵读金刚经的是印旭法师、戒传法师和慧心法师,他们法相庄严,面前摆着我不认识的法器。因为之前抄过金刚经,所以我还不算太陌生,但是真正诵起来速度也是极快的,一个不留神就跟不上法师们的速度了,
所以也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写之前查了一下“讽诵”的意思,就是背书。想想我们现在看着念还经常出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达讽诵的要求啊~

       
金刚经里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还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虽然这些经句我还有些看不懂,但我相信我坚持做功课,认真去学,一定能有明白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