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蝶漫晨曦 风裹在颤抖的双肩 深埋在蓬乱的发丝里 陷在永不能说话的佛前
粒粒尘沙在祈祷的脚下 附和着隐约的香火 驱赶灵魂里的恐惧 已至更远——
浮华时代 似乎进入膏肓 沉醉于掌心的灵魂 捧着离奇的个个彩泡
没有了天空与大地的气息 将生命装入浓烟四起的口袋 锁在摇晃的摇篮里
掌控漫游的导游呵 藐视生存所需的互爱 操纵稚嫩思想的灵魂
将血腥与冷漠植入幼苗心灵 眼睛绑上残酷的枷锁 让青春在消瘦中枯萎
假如时代的蜕变 需以绚丽花朵来验证 那怜悯在哪里 责任又在何方
健壮树儿与花朵 需风雨磨砺 不然时代 空有虚华的外表 又何言民族繁荣昌盛呢

风裹在颤抖的双肩深埋在蓬乱的发丝陷在永不能说话的佛前粒粒尘沙在祈祷的脚下缭烟附和着隐约的香火驱赶灵魂里的无限恐惧已至更远——

七月火热的风旋转在空间调动着思绪卷赶着潮湿中的股股阴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躁动浮华的时代朦胧中似乎进入膏肓彼此沉醉于各自的世界手掌中捧着斑斓的屏幕飘满神话中离奇的彩泡它们囚禁了青葱的苗儿仰望天空与大地的气息

一个自负的灵魂——一个被施舍的时代——给予了银白色的寒冷惊叹

忘记了此刻在何处忘记了亲人是何面孔即便获知圆球的图案但生存需要互动的关爱生命哪能锁在晃动的摇篮将自己装进浓烟四起的口袋

脆弱得如同出棚的花朵需要了太多的呵护——它叹息着力量太多——它随时会把泪水滚落

那些掌控花朵们漫游的向导却操纵了他们薄弱的灵魂充满上天入地的血腥厮杀已经灌满我们幼苗的神经捕获了他们好奇的神魂已至双双稚嫩明亮的眼睛架上一幅黑沉的镜框导致身影消瘦面庞枯萎

它拥有的沙砾被包围在主宰与叽咕的能量里犹如赤手空拳面对强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