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刚时装大片 西伯利亚的寒风再一次掠过内蒙古草原,带来了呼伦贝尔灿烂的秋色。

在我眼中,春、夏季的草原再美,也总缺少那秋风铁马、满地尽带黄金甲般的雄伟气魄,偏对秋彩如幻的金色草原充满向往。今秋,怀揣着美丽的梦想,背着脚架拎着摄影包坐在满洲里出发去呼伦贝尔的路上。

牧场秋色

呼伦贝尔牧歌

浩瀚无垠的呼伦贝尔草原迎面而来。“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千古绝唱的北朝民歌一直以来让我魂牵梦萦,唯有呼伦贝尔草原几乎可以印证《敕勒歌》里所描述的场景,这回可亲历感受诗中的意境。

我沿着被蒙古族奉为母亲河的额尔古纳河畔向前进发。这条著名河流孕育了蒙古族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一个横扫亚欧大陆的英雄。呼伦贝尔草原与额尔古纳河水相依为命,互相搀扶着走过了千万年,生生不息的草原民族从这里崛起。界河两岸恬静的白桦树与秋日窃窃私语,透着亮的黄叶在风中欢快地舞动,绿色草原在秋天中已淡化成热烈的金黄,牧场草深几乎齐腰,草原上一派繁忙景象,牧民忙忙碌碌在割草囤积过冬,运草车来回穿梭,让我见到了真正风吹草低才见羊的大草原。庄稼从青涩成长为熟稔,田野村落格外丰实富庶,牛羊膘了,马群肥了,星点的白色蒙古包其中点缀,好一幅美丽超常的写意画,美得无法用匮乏的文字表达,尤其在逆光中光影拍摄效果进入佳境,美得让人心醉。

大兴安岭森林

在额尔古纳河畔的室韦、临江、恩和三个俄罗斯民族乡,不用出国门,可领略到异国风情,其中与俄罗斯一河之隔的边陲小镇室韦,家家户户都有小院,院子里种菜、栽花,还架着一座秋千,这正是俄罗斯人的一大爱好,处处可见中俄文化交融的温馨场面。站在河边,对岸的俄罗斯村庄、草原清晰可见,小村很幽雅,宁静,这里囊括草原、森林、湿地、边塞、田园、牧场所有风光。拍长河落日余晖忘情到饥肠辘辘才发现已夜幕降临,一丝凉意使我急忙拉紧敞开的领口抵御寒风,当走进温暖的木刻楞房子时,中、俄后裔的大妈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地道的俄罗斯大餐。

风再起时,我已徜徉在大兴安岭腹地的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天然氧吧里,莫尔道嘎是呼伦贝尔的历史后院,这曾是成吉思汗骏马出征地,如今,西风长啸,再不见战鼓争鸣,似大雁在空中飞过,却不留一点痕迹。站在高耸的瞭望台上,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一目九岭,云海来去匆匆,山雾飘忽不定,挺拔的落叶松、灵气的白桦树营造了一个色彩斑斓的金甲衣把大兴安岭裹挟,层林尽染,大自然的魔术之手是这样令人瞠目结舌!超广角镜头大派用场,难怪冯小刚选择这个地方拍《夜宴》。

额尔古纳河

莫尔格勒河号称天下第一曲水,就像一条劲风舞动着的蓝色绸带,悠然飘落在平坦无垠的呼伦贝尔草原上。我几经周折爬上山坡顶拍摄这豪壮场面:远远望去,天地一线,空中盘旋的老鹰如此渺小,似苍穹中的一点尘埃,不到呼伦贝尔草原不知华夏大地的辽阔壮美,牛、羊如仙女撒下的珍珠玛瑙落在银链般的天下第一曲水两岸,膘肥体壮的蒙古马奔跑时长长的鬃毛扬起一股英气,蜿蜒的河水迂回曲折,顾盼留连,顺流逆流,忘情地抚弄草原的肌肤。摄影的灵魂在于光线,夕阳下,无尽的红霞镶着金色的边涂抹在草原上,运草车碾过尘土飞扬,烟雾弥漫,残晖如血,我又一次被这美丽的景致所震撼!

呼伦贝尔的天空是那样的湛蓝,习习凉风是那样沁人肺腑,朵朵白云似乎在我耳边骄傲地说着弯弓射雕的英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