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天上西藏盘旋了五年,鸟瞰加都是距离拉萨最近的大城市。我也早就拜读了有关尼泊尔旅游的书,传说中的毛派、八廓街的白帽子商店、雅鲁藏布江大酒店的尼泊尔服务生都让我勾起那神秘的国度。梦想在高原上低头看见邻邦尼泊尔是件有趣的事,同样去山那边仰望喜玛拉雅神怡飞扬。2007年11月7号,在拉萨尼泊尔领事馆我拿到了签证,终于迈开了圆梦行动。

  一、夜行下樟木

  领事馆门口专门有打组合车去樟木,每人五百元的4500越野车19点搭载着旅游、经商的六人冲入夜色中。由于西藏公路为旅游安全限速,我们不得不在黑漆漆的路、冷冰冰的天中停顿着煎熬着过关,直到午夜才慢吞吞到达日喀则吃晚饭。冬季的夜晚,我闷在后面车厢里裹紧了所有衣物还是那么寒冷,与振动、低温挣扎着无法入眠,那一夜注定伴是随着皎洁的星空而不眠之夜。一路艰辛体验路途,珠穆朗玛峰就在我们左侧却失之交臂。我们在旷野中经过两次边检停车等待,司机又以前面修路为借口睡觉。漫长的路与夜晚一样,在寒冷的定日县一路边家庭旅社冻到天明,在嚷叫声中手佩海螺的年轻藏族女子生起了牛粪火炉才找到了温暖,喝上热水,用奶油沾压缩饼干啃着。定日很简陋又小却是狗的天堂,到处是懒洋洋不理外人的狗,仿佛是置之不理的世外。

  继续前进,在飞尘扬扬的土路上,我在后面成了吸尘器,蓬头垢面观赏着移动风景。我知道西藏距离我越来越在天上似的遥远了,也许我还应该有其他地方要去。突然,在颠簸的公路上汽车向右踉跄剧烈摇晃着,后轮胎冲出路道象脱僵的野马猛滚向百米外荒滩上,等汽车摩擦出一道道痕迹瘫下来后,大家惊吓出一身冷汗,幸好在平路上,要是在樟木附近就不敢想像了。修理时闲谈藏族司机竟然不经意承认少上两个螺丝,天啊!一阵折腾,好在同行汽车看没有跟上又返回救援,在荒土上等待中午才上路,一路叮嘱司机下来拧螺丝。翻越定日多托拉山口,路上最经典的高原风景呈现出来了,绵绵雪峰,轮廓分明,气势磅礴,在荒原衬托下蔚然壮观。开始下高原了,一点点绿意溜了出来,刚才还是烈日骤然又飘雪,在阴冷中到了聂拉木县城,它坐落在河谷上,地势险要,紧凑得就一条通街,建筑少了些西藏特色。

  一碗牛肉面支撑着继续向下、向下。由于施工修路单向放行,在悬崖峭壁飞车走壁让人望而生畏,出生入死。由于海拔陡然落差巨大,可以说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山路,形成了盘旋于悬崖峭壁的盘山公路,艰巨的施工重任在这里展示了西藏公路建设的新篇章。国家重视口岸基础设施的建设,在施工的狭窄山路上飞瀑直流,来往的汽车来了次天然淋浴。一路颠簸得翻山倒海般头晕,好像吃着摇头丸从天而降似的,是不是氧气越来越多了让司机飙得象飞车。

  黄昏时听着山谷溪水、瀑布美妙的声音到了樟木,狭窄的山路依山一排排大货车蜿蜒几里长,我吃惊边贸如此繁忙。我和同车经商的青海人同舍,他经常去尼泊尔练就了当地语言,正好做伴而行,洗澡安顿后在低原那一夜睡得特别香。

二、“光明”之都:加德满都

  次日,先在山城的小镇上下溜达转转,在宾馆按1:862兑换了尼币,看10元的塑料尼币做工相当精美。先下海关检查证件和行李,又10元面的下友谊桥,在雨中又遇见同路人一起过关,对比中尼,给我第一印象是对方乱糟糟,设施简单,在检查站对方索要了200尼币,落后往往伴随腐败。

  人生地疏,我就跟着经商的青海人,由于他们过节我们三人每人就高价900尼币包下老式日本淘汰小汽车下加都。初来乍到,仿佛一切是新鲜的,尼人俊朗的面孔,顺左方向盘左行,连山青水秀也异常灵气。边下边减衣,看路边荡着秋千快乐的儿童,河谷漂流的游客,过往的印度产TATA牌花哨大客车连顶上也挤满了人,显示宁静快乐的他国,路边的小城镇还是比较整洁安静,每家每户都挂着花瓣过节了。 [FS:PAGE]

  在湿润雨雾中,俯视山谷的加都,象雨雾一样笼罩着蒙胧,散发出别样魅力。下午到加都到处是分散无序的建筑,密密麻麻。拿出预先在携程网下载的攻略,比划着叫司机送到龙游青年旅舍,大堂还挂上有的人肖像,有点敏感的话题哦。400尼币的简陋单间,虽然没有开水,只好天天15尼币喝大瓶纯净水。但我还是喜欢上楼层有公共阳台,有漂亮的花卉,还有他中国味的“龙游”。

  正值过光明节,在Themal旅游聚集区晚上点上油灯热闹非凡,不愧为“光明”的加德满都。小孩敲打木杆叫着口谣:“爱里呀、爱里呀”,大概是“恭喜发财、扎西德勒”祝福的话在乞讨小钱。看行色匆匆的游客,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异域风情让人在新颖与生疏中感到孤独。“为啥?我独身来到这里”。我自言自语。

  2007年12月10日,迫不及待拿上地图往南杜巴广场,到小巷有五个路口让我迷惑了,用我跑江湖经验看下阳光与人流找个路口就往南走,相信我一般没有错,同时留意下路口位置与明显标志。狭窄的街道象国内八十年代赶集一样喧闹杂乱,市场贩卖的果菜也许是自然产品,品种都非常小,不过掺合着咖喱味道感觉不一样,垃圾横野,周围是神庙殿堂,乱得神俗不分,却到处是友善的微笑与“他妈是爹”的问好,这就是真实的朴素国都。

  加德满都河谷有好几处世界文化遗产,杜巴广场(Durbar Square)意为王宫广场。在加德满都河谷的三个古城(加德满都、帕坦、巴德岗)中各有一个杜巴广场,它们分别是不同时期统治尼泊尔的政治中心。加都的杜巴广场的神庙与皇宫非常洋溢着南亚建筑风格,美仑美奂。广场没有想像中的大气,还有地摊挤占,牛与鸽子也来安营扎寨。这里是观赏尼泊尔寺庙建筑的最好地方,位于杜巴广场入口左侧的女神庙很值得一去,木窗上雕刻着许多神像和孔雀图案。今天运气好赶上节日游行,着装制服,吹笛舞旗,声势浩大享受着节日乐趣。刚参观完女神庙,听见警车喇叭叫,到处全副武装的警察,手中拿着“打狗棒”。到露天广场看政治人物在台上演讲,今天没有看见女神倒看见政治人物,反正这里是神俗交融的天堂。

  回到泰美尔到处是西餐,230尼币点了个牛排,吃得没味没胃。下午在龙游休息适应,望着他乡天空发楞。晚上节日的灯火通宵达旦,花瓣的祝福,色料的玄妙,让熙熙攘攘的Themal安静不下来。去上网找了几家不方便中文输入和内码,还是资料上写的,中国人开的泰山宾馆对面有为中国人服务的网吧方便。这里聚集了许多中国人来网络、电话,后来我经常去这里1小时20rbs上网,网络也和这里生活节奏一样慢吞吞,我常要上瓶可乐、甜茶慢慢等待。每次去同帅哥老板会心一笑,“他妈是爹”。

  我在加都的日子,从早到晚都是闲云野鹤般闲雅。在露台我认识了黑黝黝长发的东东,他在南亚许多国家闲游了近一年,偶然去做下志愿者,夹着shlkhar香烟笑着说他是对于社会没有贡献的闲人,其实都是浪迹天涯的浪人,各人的价值取向是丰富多彩的。还有晚上在街上卖唱的自贡人,他一路唱歌闯荡天涯海角,准备去印度唱中文歌,我很欣赏他的超然与勇敢。而叫老曾的中年汉在龙游住了一阵了,神出鬼没,提着手提电脑在国外玩国内股票,今年牛市牛得神气。不过谈股论期我们倒拉近多了,在山那边下单可以发挥新的灵感。这里由于签证方便多人去了印度,让我羡慕德里了,由于准备不充分加之蹩脚的外语留给以后吧。

  懒慢的生活,享受好睡眠,清晨雀鸟唧唧喳喳才唤醒了我。气温在18~24度,深呼吸下加都春天般的气息登上六楼顶台环视晨曦与夕阳,看雪山露出欲比天高一角,在加都河谷地貌中,在凌乱无规划的楼房之间寻找定位。楼顶都安置有老式太阳能,还有黑色的储水罐,各自独立抽地下水使用,由于没有自来水统一基础设施,街上有许多传统上的石雕水龙头自然流水,露天洗刷为一大街景。 [FS:PAGE]

  慢生活的尼人一般吃两顿,清晨就餐不方便,就简单打发自己,吃不惯怪怪的西餐、印度、日本餐,几天后才吃上米饭,后来我经常去四海酒楼早晨喝稀饭,我不喜欢吃大如馒头的包子,中午青椒牛肉好有力气出玩,晚上又牛肉面。大院子里是中国人聚集之地,还可以看湖南台,打麻将,四川来的老板搞得川味十足。

  10号起来站在阳台上透过林立眺望远处是件唤醒每天喜悦心情的开始,去遨游宁静从容的天地。今天打算去龙游二看看换地方住,可到了象五个手指一样的岔口,我晕了,在迷茫之间往往有意外,前面恍然摇摆着一位貌似中国人的女子,我想应该也去龙游二的吧,悄然尾随,我越走越感觉方向不对。返回问路人,他妈是爹倒是热情,也不知道搞明白没有中国人开的龙游二,糊里糊涂地热情指着中心方向。在加都的小巷迷失了自己,美女没有追上,龙游二没有找到,阴差阳错。感悟到:“色是空”的佛语。对,去斯瓦扬布纳特寺(Swayambhunath)猴庙。

  过旧过北京龙须沟似的桥,满目脏乱,穿过平民区以后看见堵在眼面的小山,是片佛国天地好像熟悉的西藏情景展现,爬上石阶梯周围许多猴子顽皮在跳跃欢迎你的光临,两边有许多融合了印度教风格的石塔雕刻手法细腻。登上高顶才购非常便宜的门票,一眼就和“大眼睛”对上了,她是尼泊尔旅游的标志之一,这就是我多么神往的天眼,她慈祥欣然,心领神会,有缘会千里。我久久凝视,移动步伐天眼还是那么亲切和我微视,在泽当的昌珠寺有幅珍珠唐卡的佛眼也是这么深情神奇在不同方位都看着你似的。

  这里是佛教徒的一个重要朝圣地,相传释迦牟尼曾亲临此地。猴庙充分体现了印度教与佛教在尼泊尔的完美融合。在此可以鸟瞰加都全城,周围群山环抱,河谷中散落密集的三、四层建筑,鲜有电梯楼房。猴子快乐地在塔间、林中嬉戏着,成群的、懒洋洋的狗卧在佛身边大睡,高耸的佛塔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迷人的大眼睛,传神着佛的祥光,普度众生。

下山,找不到巴士站,又没有旅游专线,只好打的150rbs返回。

  下午无聊烧上开水泡上茶,在花草幽静的露台找个中国人闲侃,看看今天谁来谁去了,谈谈各自的出玩收获。或者去网吧看看行情。或者去街道上闲转,每次去穿梭小巷都有意外发现,印度教神庙据说首都上千。传统手工作坊更是吸引人,我特喜欢手鼓,在拉萨“矮房子”音乐吧玩过手鼓,可惜太大不便携带。

  12号上网早早去报到,看行情比较平稳。去找车站,转新皇宫,高高森森的大院格外肃穆,卫兵荷枪实弹,只能在围墙外转下,现代君主制下的国都有许多民间传闻,老国王满门枪杀,弟弟登基,蹊跷的事情,真是同室操戈?老百姓对于自私的新国王印象不好,早晚期盼革新。下午看中一件略带西藏风格的传统对襟开衫,老板微笑着说:“这是中国阴阳图”,拿着计算机你来我往砍到400rbs穿上非常舒服。

  13号下午去看帕斯帕底焚尸台,老远就闻见恶心的烧焦怪味,弥漫空气中,一游击队导游热情推荐当向导,我要求说中文就哑了。在河边架上大木头,铺上稻草,烈火舔着亡者归上天堂,最后把烧尽的一切扫入混浊的河水中。在看台,还有教徒赤露上身躺在地上酣然入睡。这是印度教对于死的坦然。过桥到河对面,许多西方游客正对焚尸台拍摄,我却无心这样。帕斯帕底有许多雕刻精美的石塔,建筑风格颇有西方味道,有许多印度教在修行,环境龌龊不堪。满脸十分夸张抹上色料,留着长发长须,向游客合影讨钱,逍遥人生,且上旅游宣传画成为封面人物。

  往左山坡上小坐,可以观赏正对面的印度教神庙,只对教徒开放,我试图去闯庙,还是被请出来了,不可思议。在方庙屋檐上到处有雕着许多色情动作的性崇拜的木雕,还有砖雕同样繁琐精美,把古老文明一点一点凿出来。返回和老外打的组合100,在小街遇见小青年拦车索要司机10rbs,这是典型无政府状态,有点见怪可笑吧。 [FS:PAGE]

  下午又去杜巴广场,品尝咖喱油炸,登上古老的石梯在方塔下晒太阳,置身恢弘的异样建筑中,用感觉去读懂神奇的宗教语言,混在闲散人群与游客中,看路人发呆,至到夕阳下滚滚人流与摩托车鸣笛唤回。又往南小巷乱转,由于缺乏城管,满身是浮尘,典型脏乱差,没有“创卫”意识,要是聘请中国的城管去管理下一定井井有条,中国发展自然是榜样。

  晚餐,由于不时这里停电,新疆来的石油眼镜明天要去印度“取经”,他信佛吃素,自制营养糌粑,泡八宝茶。我请他到旁边印度人开的餐馆吃饭,在烛光下,永远的咖喱味道,味淡泊,旁边摆着白水,我不敢去喝。听石油眼镜讲述在加都办印度签证时,印度人眼光充满着猜疑与刁难还有路途的趣事。我相信佛会保佑他平安的印度之行。而踏上点满蜡烛的龙游楼梯仿佛又回到孩提时光的安详之夜,有蜡烛让人感受安静的夜晚,不由得哼起了:“宁静的夜晚…”。

  次日按照计划去帕坦参观,由于中文翻译和当地口音有异,我去感受挤公共汽车的滋味,小青年一把我推上汽车开向博哈拉方向,我看街道和地图感觉不对,指着地图要去帕坦,尼瓦人就是热情又把我扔下汽车指着南方,我也听不明白说什么,也看不懂文字,但能领悟他们的微笑。只好打的去,穿梭在迷失的小巷中。

  “帕坦”意为“艺术之城,有著名的黑天神(Krishna)庙,四方重檐的寺顶是典型的尼泊尔庙宇建筑风格,在帕坦就举目皆是,城里到处都是石柱、神像、喷泉、寺庙和神塔,国王雕像盘坐在一根高柱上,眼镜蛇从后罩住国王的头顶,还有一只石刻的小鸟站在上面,据说只要头顶的小鸟在,国王就永远活着。这里宛如一座座露天博物馆,令人眼花缭乱。在帕坦一切是神的空间,晒太阳的儿童、男人、老人如此安谧,徜徉其中,帕坦杜巴广场上的帕坦博物馆据说是亚洲最好的艺术博物馆,门票用传统草纸油印,很有古朴风格,其以铜器闻名,琳琅满目,惊叹每个民族创造的传世瑰宝。特别是斜躺在制工繁重的木窗上,望着广场的石像、神庙发呆是件有趣的事情。古老地砖哧呲着响光滑得很有特色,反映出当时皇家的考究。后面花园现在却成为了许多西方人露天用餐的地方。这里地下水渠保存完好,日夜流淌着高处喜马拉雅的天然水,我拾阶而下露天洗水池,在兽头下感受下洗面清心的神灵。

  又挤巴士,很便宜才10 rbs,又比又划又转了次车才回到喧闹拥挤的themal。

三、博卡拉很休闲

  17号早七点,花350 rbs去博卡拉,陈旧的旅游巴士上大部分是西方人。中途莫名就了两次餐,点了个有米饭的咖喱鸡套餐,餐厅一般多在风景不错的地方,多为露天休闲式,可望见雪山,边行边吃看风景倒也有胃口。路途多为河谷山路,崎岖蜿蜒,才200公里既然跑了6个多小时,反正这里没有速度概念,做什么都闲下心来拖沓。

  刚进入博卡拉郊区时风景旖旎,雪山象浮云似的虚无缥缈挂在天空中,只有在尼泊尔特殊的海拔落差才可以目睹这一壮观自然现象。拖着行李转了几家店,随便看房,随便谈价。在热情的拉客人引导下,琢磨找到清静又能开窗见湖,我决定住在较里面的ropigana家庭旅馆,修建的4层花园式洋房才400一晚。洗完澡,漫不经心去湖边溜达。找个田边小商店要了瓶可乐看日落湖边,旁边小青年热情向我推荐旅游项目,大概意思是给我最便宜的价格,热情到我有点飘然。夕阳衬托下贝瓦湖远山近水轮廓重叠,格外迷恋,象走近传统中国山水画的意境般引人入胜,让我彻底休闲下来。

  晚上又在烛光下徘徊,商店里实在没什么下酒的可买,方便面要人民币8元,反正吃比拉萨贵,在旅游区总体消费和拉萨差不多。独酌印度红酒,吃点怪味的豆豆和干果。比划着老板马上叫来开水和碗,非常到位感人。尼泊尔的旅游接待服务水平比较高,拉萨象雅鲁藏布江大酒店就请用尼泊尔服务生,每次去他们脸上都挂足了微笑。 [FS:PAGE]

  饭后漫步他乡湖滨,星光灿烂,把酒当歌,逃离了喧嚣,却添习以为常的孤寂。这里中国人太少,大部分是西方人,网吧系统无中文内码,又贵又慢。好像就两家中国店,看见挂着五星红旗踏楼上“溢香园”格外亲切,曾经在拉萨漂过的云南老板坦然说是喜欢这里就呆下来了,生意清谈,看来玩与赚钱同样重要。湖滨路到处是旅游商店和家庭旅馆,连菜单都贴在街上,一切都为度假准备的。我喜欢去湖边,大门用零件喷涂特色拼图的露天餐馆坐坐,只有西餐可吃,喝杯奶茶,看看书,周围都是奇花异草,望着湖光山色,沐浴着阳光是莫大的幸福,这也是博卡拉最休闲之处。旁边也坐了位单身男士,我们不约而同,从眼神到用蹩脚语言交流,他来自法国,刚去过拉萨,用不可思议来形容西藏的进步。后来回加都我们又再次遇见握手。在博卡拉主要集中在贝瓦湖区,是亚洲最热点的休闲度假区,就是爬上楼顶看云起云落也特解脱自己,象回到儿童时代的乡里人家一样,无忧无虑的日子,仿佛时钟在博卡拉拨慢了似的,无拘无束,而仰望星空,让人少些浮躁,多份宁静,这就是慢生活。

  次日乘小木船去湖心岛,具有民族特色又尖又窄的木船在船夫手中娴熟滑动着。岛很小,有座神庙,到处是鸽子,不过换个角度观湖望雪山赏心悦目,美不胜收。山顶还有滑翔伞可以鸟瞰独特的冰川地貌,也可以徒步爬山。静静地呆坐良久,直到一年轻人用中国话把我惊醒,原来额头点着红印记的他既然去过北京,会简单汉语,年轻有活力,是典型的印度电影帅哥。他说他喜欢中国,我说其实这里也蛮好的啊。返回时才收船票廉价到50。

  呆了二天,来回还得算二天,也懒得折腾去南边奇湾看野生动物独角犀牛、大象。决定订票回加都,去订票时糊涂是用1000还是500,反正哪里都有奸诈的小商,一定要问清楚价格和用小纸币,这不在路上用餐就曾吃哑巴亏。

  20号,最后次在车站观望晨曦下的绵延雪山,柔和的光线与冰峰构造得巧妙迷人,群峰峥嵘。路遇举着红色的党旗,年轻的共产党员向司机索要政治献金,没有传说中的恐惧,只是革命也需要本钱。一路到处是公用自来水,而传统上农村喜欢在门口外黄色小灶上煮饭,用手抓吃,虽然看似落后却挺有味道。

  旅途劳顿又危险,行在悬崖上,弯曲的河谷与层层叠叠的梯田又是道风景。回到脏乱的加都终于轻松多了,旅游安全第一啊,虽说好风景在险峰,回拉萨一定要坐飞机。

四、巴德冈—–露天艺术博物馆

  又闲呆了两天,晒太阳、上网、爬上楼顶听雀鸟叫声,或大街小巷乱转,依旧懒洋洋天高云淡的日子。打开电脑才发现自己又坐“电梯”了,美国人要疯狂拉高世界农产品价格,让中国吃高价转基因大豆的阴谋。今天吹笛玩蛇的印度人带来了刺激表演,眼镜蛇闻笛起舞,我胆怯地和眼镜蛇对光几秒,就10卢比小费看得傻乎乎。

  我莫名喜欢反复去杜巴广场,反正我有时间,有机会当然要珍惜,第三次去了皇家广场。这次遇见皇宫博物馆开放,皇宫挺拔帅哥卫兵,佩带廓尔喀军刀神采奕奕。参观内容主要是国王家族陈列,骑着大象猎杀老虎,国王喜欢自己给自己授勋,歌功颂德,奢侈华丽。有许多学生在组织参观,内容太多看得我云里雾里,感觉倒是摇摇欲坠的历史舞台,也许可以找到发展缓慢的根源。民主进展结果是07年底国王还是被废黜了。只有那雕刻有硕大天眼的木门知道这一切,神牛终究还是牛。

  早就听说巴德冈有最好的杜巴广场,奇怪在加德满都河谷历史上同期有三个王朝挨在一起既然相安无事。下午看完盘以后,我花了500卢比打奥拓类型车,没有拼客有点浪费资源。其实旅游是最有讽刺意思的无烟产业,曾经在羊湖和专家辩论过。我认为旅游无烟产业是皇帝的新装,如不克制人们对物质行乐的欲望,旅游加大了排放量,太阳能和多晶硅的矛盾论。除非你不坐汽车和飞机,徒步吃糌粑,连牛放屁还要增加排放量,破坏生态环境。完了,这样理下去真有点乱。 [FS:PAGE]

  巴德冈持中国护照的门票便宜到150,有点贱卖旅游资源,古老木楼上还开着餐吧,这里游客相对少点,街道井然有序,小巷幽静,到处都是露天艺术博物馆,更值得住下来漫步。寻着喇叭声找到了著名的尼亚塔波拉庙,这里是尼泊尔旅游标志之一。既然现在是毛派共产党在此集会,声势浩大。许多人坐在文物石像上看热闹,红旗飘扬,载歌载舞,激情演讲,用革命思想洗脑,有点象狂热的文化大革命一样。尼共的政治宣传搞的就是好,地摊上还有马、列、毛的书出售。大家都微笑看着我这个没有信仰的“革命同志”。而旁边楼上有另有情趣,西方游客边咖啡边欣赏着革命,不知是什么颜色的革命。

  巴德冈的制陶是一绝,黑色的陶尼在民间匠工手里旋转成为艺术商品,我也买个鱼形状灯台作为纪念。街道上到处铺上红砖,拼得很有质地感,古老幽径,民风淳朴,每块砖都是历史沧桑的见证,每幢楼房都是艺术品,我对比着地图,转来转去。可以说巴德冈是我眼里最美、最谧静的古城。

  返回挤公共汽车,似曾相识可以形容为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下班高峰期间连车顶上也爬上了人,有点可笑吧。空气污浊,汽车也堵,到处乱糟糟的样子,连警察都熟视无睹,看来还是计划生育政策好。街道上有中国产品广告,看看联想电脑、康佳电视做得有声有色。

  提前在四海酒楼找老板订好回拉萨的机票要2200人民币,买木偶、木盘、挂毯、帕米尔披肩、手饰等工艺品,把行李塞得满满的。许多内地做旅游产品无非也是上这里拿货。由于附近三更半夜还在迪斯科,烦得失眠,只好临时搬到前面小日本集结的旅馆住。

  收拾好心情,24号早早去了机场,比起国内算空荡荡的,走时还得给尼贡献点机场税,恰好计划好只留了几张卢比作纪念,安检设施简单,在乘客身体上摸来摸去折腾了两次。飞机腾空而起,很快就飞临珠穆朗玛峰上空,大家纷纷侧身照相,到底那座是珠穆朗玛峰?大地白茫茫一片。我也请旁边老外帮我拍摄了几张,作为空中鸟瞰世界之颠的纪念。

  最后次从天空鸟瞰我熟悉的蝎子状蓝色羊湖,再见了曾经站岗过的岗巴拉。中午飞抵贡嘎机场,边检时又把我请去盘问,护照相片走人了,再瞧瞧我这幅模样也算好人。相隔十七天后回到拉萨,冬天气候恶劣,萧条情景,泡上红景天,最后次漫步八廓街,注定我还是过客。二天后飞回成都,我结束了五年的西藏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