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背负着冬天交付的使命 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天空 像吹落的蒲公英 似飘如飞
像美丽的白色蝴蝶 似舞如醉 童话般的世界 雪的冰香 松的清香
抚慰着复杂的心灵之伤 我喜欢雪 喜欢被雪包裹的世界 雪的白 装帧了世界的美好
雪的净 荡涤了内心的污秽 纯洁而无暇 任性而倔强 我深爱的雪

昨晚,一夜北风,夹着雪花,把大地变得银装素裹,这么大的雪十多年没见啦!我不禁想起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真美呀!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开窗,情不自禁地走出门。独自漫步在院子里,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雪景带给我们的快乐。眼前山水一色,不知不觉深入其中,沉浸在这个雪的世界里:一团小小的,轻飘飘的“绒毛”降落在我的鼻尖上,给我的感觉是冰冷而温柔的,随即,我的热情感化了那小雪儿,它随着我的鼻梁流下了一滴凉凉的泪,这是充满喜悦的泪!洁白的,薄薄的一层雪纱轻披在大地上,使人不忍心踏上去,仿佛水晶娃娃一碰即碎。雪花在蓝天白云下盛开,随着风儿纷纷飘落,在我看来它们如水晶一样晶莹剔透,似云儿一样形状各异变幻莫测。真是奇妙无比啊!

我是一只鬼,生活的世界叫做阴间,我所有的同类都是善良且充满鬼性的,自出生起我们就在这个温暖而舒适的世界中成长着、发育着,成年的男鬼们日息而作日落而归,成年的女鬼们梳妆织布相夫教子,我们的村长就是这里最德高望重的鬼爷爷,大家都管他叫阎王爷,在我看来阎王爷是这个世界上最公正最慈祥的老爷爷,因为大家一遇到什么民事纠纷,家庭暴力,夫妻生活不和谐等问题都会找阎王爷来调节,最终双方也都会得到最满意的结果,对于一些重大的事宜,比如节日,祭祀,结婚,生子,死鬼等等也都是找阎王爷亲自来主持。对于我来说最害怕的就是死鬼了,因为小时候就常常听大人们传说着只要我们一死,尸体被火法以后,灵魂就会去往另一个世界,他们说那个世界叫做人间,只要到了人间就会受到地狱般的折磨,那个世界里充满了邪恶、罪行、背叛与痛苦,到了那里你就会变成人这个物种,人的长相是非常恐怖的,尤其是女人,她们的头发五颜六色,脸上像是涂了什么东西跟白骨一样的白,还有眼睛里也有时会变得五颜六色,眼睛上的毛长得那么老长,嘴唇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指甲随时会向你来索命,还有那巨大的乳房臃肿的好似随时要爆炸,瞬间就会把周围的人都炸成一滩血雾……那个时候每当听到这样的传说我就会感到非常的害怕,害怕死亡,害怕要是死后自己的灵魂也飘到人间去与那些所谓的人生活在一起,那不是分分钟要被吓死吗?哦不是,那时的自己已经死了不可能再死第二次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觉得以前这种幼稚的想法是如此的可笑,鬼死了不就像睡着了一样吗,没了意识,与睡觉唯一的区别就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哪里会去另一个世界,又哪里会变成所谓的人呢。

茫茫的白雪不仅自己美丽,它还美化了大地。瞧!落光了叶子的树枝上挂满了亮晶晶的银条,房檐上挂上了水晶般的小冰笋,为房檐镶上了一道玲珑剔透的花边。天和地的界限并不那么清晰,都是白茫茫的。整个世界纤尘不染,晶莹如玉。一朵朵迷人的小雪花,像洁白的小天使一样清纯可爱,来自那令人向往而神奇的天空,千姿百态,美极妙极……孩子们都破例早早起床,在雪地里追逐玩耍,有的堆雪人,有的打雪仗……不时传来他们的欢声笑语,那声音在上空久久回荡。风再狂,雪再大,他们都不怕,尽情地玩着,闹着。

我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她叫小白,现在我也喜欢她,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和她表白而已,因为她的性格总是冷冷的,身上也散发出一种典型东方女鬼的气质,就是那种高冷的女鬼,如果我表白的话她一定会拒绝的,然后再翻出白眼珠静静的飘走,最后就再也不会理我的,所以我都会尽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虽然不能靠近她但也不会远离她,每次看见她那直直的头发,白白的皮肤,还有那长长的舌头我都会脸红的低下头,要是我和她接吻,她的舌头会不会一直伸到我的肚子里,想一想就感觉好害羞……回头再想一想她的父亲,不禁叹了一口气,她的父亲白无常是村里出了名的严父,对女儿管教相当的严格,更别说早恋了,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小白一般都足不出户,像一般大家闺秀一样每日琴棋书画刺绣插花喝血,平日里要想见上一面都比较困难,更别提交往了,有时会过于思念她,我就会悄悄的爬到她家墙外的大树上偷偷的看她几眼,可能是因为闯进了别人的老窝,总是被一群可恶的乌鸦围攻,导致我常常落荒而逃。

雪给人们带来了喜悦和希望。诗人·,画家赞美你美丽和纯洁无暇。农民伯伯赞美你给他们带来丰收的希望。孩子们赞美你为他们创造了广阔的娱乐天地。

夜里我喜欢独自走在林间小路上,看着满天的繁星,闻着野花散发的香气,还有草间到处飘着的美丽鬼火,总是会让我感觉到异常的安静与放松,我喜欢黑夜,我也喜欢安静,从小他们都说我是一个异类,是一个不合群的鬼,因为我总是独来独往,不愿和同龄鬼在一起鬼混,不喜欢杀戮,只喜欢读书,不喝动物的血,只吃大米饭……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口古井旁,两只不要脸的野猫正在那里做苟且之事,而且还发出连绵不断的叫声,问阴间情为何物,只叫鬼情不自已,唉……滚!随着自己的一声大喊,两只猫拔腿就跑,就这样我慢慢的目送着它们,可是转眼间我却又注意到了古井旁似乎还躺着一个女鬼。

纷纷扬扬的雪花似玉屑、似梅花、似羽毛、似柳絮……每一片小雪花都是那么纯洁,那么轻盈。雪是真善美的化身,我喜欢你!你创造了浪漫的雪色世界。

“喂,女鬼,快醒醒,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快醒醒……”我摇了半天也没把她给摇醒,后来我注意到她的着装,这鬼怎会如此诡异,她没有穿裤子,不是不是,是她穿的裤子怎么这么短,衣服胸前也缺了一大块布,还有那卷卷的紫色头发,像是涂了面粉一样的脸,眼睛上长着那么老长的毛,像是吃了死孩子一样的红色嘴唇,瞬间我想起了小时候曾听大人们的传说,她该不会是女人吧!我当是就被吓得腿软了,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浑身直发抖,带着哭腔说:“女人,求求你……不要杀我,放过我……放我回家吧……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看着她那似乎是刚扒了鬼皮一样的红色手指甲,还有那半裸露的巨大乳房,我简直要被吓死了,“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来找我索命……不要把我炸成一滩血雾……放了我,我会为你做牛做马的,不要杀我……”我跪在那里一个劲的哀求,看都不敢再看她一眼了,她好像慢慢苏醒了过来,我心想这下我要玩完了,她睁着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我,突然大叫了一声:“鬼啊!”,我以为她要准备爆炸,把我也吓得大叫一声:“妈呀!”,然后就吓晕了过去……

图片 1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我的脸上,射到我的眼睛里,迷迷糊糊的我慢慢的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感到头好痛,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当我转过身时就不认为那只是个梦了。

“喂,你醒了,这里是哪?你又是谁?”

那女人瞪着银杏般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啊!女人啊!救命啊!”

“叫什么叫,叫什么叫,闭嘴!我还能吃了你咋滴?”

“啊!!!!!不要吃我啊!我还没娶妻生娃啊!”

那女人扑哧一下笑了,说到:

“就你这胆量还娶妻生娃,看见个女人就吓得哇哇大叫,谁家姑娘能看上你啊?”

“我不要谁家姑娘……我只要小白……”

“哎呦,还有心上人了啊,那个小白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吧。”

我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她才不是一个女人呢……她是一个漂亮的女鬼……”

“什么?你脑子有病吧,竟然诅咒心上人是女鬼?”

“本来就是……那你能放了我么……”

我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里到底是哪?”

“这里是阴间。”

“什么?那这么说你就是鬼喽?”

那女人用一种故意调戏我的语气说。

“嗯。”

“还嗯,那你证明一下你是鬼给我看看,比如……把眼睛挖出来。”

“眼睛挖出来不就瞎了么?”

“那你还说自己是鬼?哦,对了,鬼是没有影子的,我看看你有没有影子?”

“为什么鬼会没有影子呢?”

“哼,我看你呀就是个骗子,你是鬼,我还是仙女呢。”

“真哒?”

“好吧好吧,你不仅是个骗子脑袋还有点问题。”

“哦,那我可以走了吗?”

“不行,你得带我回去,你就忍心把我一个小女子单独留在这荒郊野外自己离开?”

“可是你是个……女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