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在玻璃缸里跳跃 客人走进来 眼里流露出食欲 老板娘迎上去嘴里流蜜珠语爆响
服务员开始楼上楼下的忙 鱼在后厨里剥鳞取肠 客人威襟等待
眼里闪烁上帝的光芒 老板娘的小酒窝里春风荡漾
服务员在上帝与主人之间周旋思量 鱼在热锅里抽搐 客人甩开腮帮
鲜鱼与酒精入胃在仁者或智者的行为举止上引起 不同程度的夸张
老板娘的计算器在啪啪的响 服务员收拾鱼骨 还有海啸退去的垃圾场

  我在韩国首尔,在韩国成均馆大学。

普通人家想正正当当过上富足日子,做生意是明智的选择。过去唱戏、从商在人们眼中低贱,现在倒过来了,一潮一潮的。大商家野心大,打广告请明星出个场,代个言什么的,挂个照片就有明星效应。
  阿翠和老公在城里开了家酒楼。说是酒楼,倒不如说是餐馆,因为它的规模不大,只有三间包房一个大厅,大厅最多能摆上个六七围。
酒楼里只有三个人,阿翠是店里的主角,负责采购、收银并兼任服务员,她老公是厨师,负责切菜、炒菜,她婆婆负责洗菜、洗碗、搞卫生。
  
最近几天,阿翠家的酒楼生意特别好,有时整个酒楼没有空位,客人都在外排队等候。
  阿翠忙前忙后、忙里忙外,尽管累点,但她开心极了,毕竟每天的收入是原来的几倍啊。她也搞不懂近期为什么有这么多客人前来就餐,她们酒楼也没有搞什么促销活动呀。有时来的客人都衣冠楚楚,背着名包,手执高档手机,有的吃饭前还在餐桌上打开便携式电脑上网。
  有人说是阿翠家行好运了,一定会发家致富的!隔壁同行老王眯缝眼里却带了几分敌意。
  一个星期下来,阿翠算了算酒楼里的账目。七天,纯利润七千元!阿翠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这可是以前两三个月才能赚到的数字呀。
  晚上打烊回家,她告诉老公大微:如果生意这样做下去,我们一定要招两个人进来,一个为你配菜的,一个做服务员,不然的话我们实在吃不消,有钱赚但累坏了身子也不行呀。
  大微性格内向憨厚,他吐着烟圈,说:这事你做主吧,我没什么意见。
  不几日,阿翠就从外面招了两个人,一个中年男人在厨房帮忙,一个年轻女孩子在包房和大厅做服务员。阿翠除了外出买菜,其它时间坐阵收银台,笑迎宾客,有时对服务员阿红指点指点。
  酒楼的生意继续火爆,阿翠一脸阳光。
  那天中午,服务员阿红跑到收银台,对阿翠说:老板娘,一号包房的那位戴眼镜的客人叫你过去一下。
  客人有请,阿翠自然不敢怠慢。走进房间一脸灿烂地问:老板,你们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眼镜”转头问道:你就是老板娘吧?
  对的,对的,我就是!阿翠向“眼镜”鞠了个躬。
  “眼镜”用右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老板娘呀,你家酒楼的名字取得很时尚呀,现在最流行的就是“微”元素,现在城里人都喜欢玩微博、微信,还喜欢写微文学、微小说,喜欢做微公益,你家的酒楼叫“微酒楼”,很有时代文化品位的呀。
  阿翠听得一头雾水。以前有客人叫她过去,不是说卫生不好,就是对菜的咸淡提意见,今天这先生和她谈起了文化品位,把她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客人就是上帝,不管怎样都要照顾好。阿翠淡淡地笑着问道:老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我是说的你酒楼的招牌名,叫“微酒楼”,很有创意的,现在流行的就是“微”文化。“眼镜”补充说道。
  不是呀,我家酒楼叫“翠微酒楼”,这么大个字,老板你都没看清呀,呵呵。阿翠一边解释一边比划。
  “眼镜”起了身:我怎么没看清?就是“微酒楼”呀,现在城区很多人都在说你家酒楼名很有特色,理念时尚、前卫,我就是听朋友介绍才来的呀。
  
阿翠带“眼镜”到前门去看个究竟,毕竟这酒楼名都是自己取的,都那么久了,哪会出错?到了前门一看,果真是“微酒楼”。阿翠很奇怪,什么时候把“翠”字给掉了?平时她们都是从后门进出,都不知前门发生的事。
  阿翠赶紧解释:不好意思,是掉了一个字,我们酒楼是叫“翠微酒楼”,因为我叫王阿翠,老公叫陈大微,各取名字后一个字弄成的。
  “眼镜”不禁笑了起来:这样呀?那一“掉”值千金呀,老板娘,你现在不用管了,就叫“微酒楼”吧,很好的名字!
  阿翠不认可“眼镜”说法:不行的,这可不吉利呀,夫妻开店,用的是两人的名字,现在我的“翠”字没了,那不是夫妻散了架吗?不行不行,明天得把“翠”字给补上。“眼镜”摇了摇头不好多说。
  第二天,阿翠请来广告公司的人把掉的那个“翠”字补了上去,并在上面绕了一组霓虹灯。到了晚上,霓虹闪烁,远远就能看到“翠微酒楼”四个大字。
  名字修补好后,酒楼的生意却越来越淡,每天的收入就像阳光下的雪花。经过与老公大微商量,阿翠解聘了招来的一男一女,仍是一家三口打理酒楼。偶尔再见得隔壁老王眯缝的双眼,竟放着光亮。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打工叫做炸鸡店,打工的地方离我家很近,而且每个月的工资是100万呢,但是打工的员工都不怎么友好,我感觉厨房的韩国大妈就很歧视外国人,中国人还有老板娘。有一天,我到厨房点菜名的时候,厨房大妈都懒得应我一声。她不说话,也不回答我恨那确认他听清楚我报的菜名了吗???但是我如果重复两遍的话,她就会大吼:说我很烦。都知道了之类的话。我是个女孩子她是大妈,而且还很胖。然后客人们一个劲的催我上菜,韩国人的性子都很急,我到厨房一看,我都傻了,厨房大妈还没有做。她还抱怨我,又开始批评我,说我没有报菜名。我很气愤,下次的时候我报菜名的时候,我不跟厨房大妈说了,我直接告诉老板,老板娘或者其他的服务员,但是厨房大妈又找碴了,又批评我,为什么不直接跟厨房大妈说,应该直接跟她报菜名。我莫名其妙的受到批评,我心里很气愤,也很委屈。这个时候老板娘跟我说:厨房有时候忙。没有听见。我心里知道她们这些韩国人根本,,,,,要是客人直接到厨房点菜,厨房里在怎么忙,你能装做听不见吗???客人只要说,你就能听见,我说你就听不见????朋友们,当你们看了,谁的心里都明白。谁都不是傻瓜????你说是吗???

  有一次我出去送客人喝完的空酒瓶子,有一个客人亲自到厨房点菜了,厨房大妈还有老板娘就批评我,为什么我怎么不点菜名。那个客人说:我到外面抽烟正好点菜。我感觉他们有的时候,随便批评我,他们的心情不好,据随便批评我,看我不顺眼了,也就随便批评。试想:心胸镇狭窄,要是厨房大妈还有老板娘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该多好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