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眼里拥有火焰像灵魂的荣耀冠冕放射她路途上曾因阳光不经意的到来透着翡翠亮光的叶子印下她的脉络仿佛就算是那轮回的飘落也未曾有改变而我在岔路口撞见撞见这种双眼每一次碰撞都像一声灵魂的干杯清脆的了解在对方的池水里找得到甘甜望着反光深处上升的随夜与风飘扬的旗仿佛那世界里绽放麦田于她诉说的季节不时收到她丰收的信笺用金色的贝壳缝线而凡是做客于此的人都已饮用了喜悦尝一口一块一块的记忆的美丽碎片面包正好时果酒带甜我们离别时祝福邂逅时相恋不相识的人互道若在潮汐的海边拾起了琴弦也请让麦香随便

有些人的眼里拥有火焰像灵魂的荣耀冠冕放射她路途上曾因阳光不经意的到来透着翡翠亮光的叶子印下她的脉络仿佛就算是轮回的飘落也未曾有改变而我在岔路口撞见撞见每一次碰撞擦响一声灵魂的干杯清脆的了解她的漩涡深处找得到甘甜望着反光的边缘上升的随夜与风飘扬的旗仿佛那世界里绽放麦田于她诉说的季节不时收到她丰收的信笺用金色的贝壳缝线而凡是做客于此的人都已饮用了喜悦尝一口一块一块的记忆的美丽碎片面包正好时果酒带甜我们离别前祝福邂逅时相恋不相识的人互道若在潮汐海边拾起了也请让麦香随便

走马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公子宛.

       
两个人站在阴暗的角落注视着街上的一举一动,天黑了很久了有亮的迹象却还未亮,即使是这个时候他们也怕被人撞见。人心虚的时候胆子是最小的但也是最大的。

       
针管刺入皮肤,针管里的东西进入身体时仿佛得到解脱。眼前浮现出很多景象,没有痛苦都是快乐,陷在灯火阑珊的世界里放纵自己的快感包裹着他们。

        人会选择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解放自己,有人选择死亡有人选择癫狂。

        她们是朋友。一个堕落,另一个随之堕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