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 徜徉在众神的住所

     一直在天上西藏盘旋了五年,鸟瞰加都是距离拉萨最近的大城市。我也早就拜读了有关尼泊尔旅游的书,传说中的毛派、八廓街的白帽子商店、雅鲁藏布江大酒店的尼泊尔服务生都让我勾起那神秘的国度。梦想在高原上低头看见邻邦尼泊尔是件有趣的事,同样去山那边仰望喜玛拉雅神 […]

独自乱翻书

这篇应约而作、勉为其难的小文章,是我过去一年胡乱阅读的部分碎片。兴之所至,全无章法。于我,这是简单随意拼凑起的一块木板。我曾抱着它,在汪洋中遥望了几眼星空。 1、《看》 (英)约翰·伯格著 刘惠媛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5月第一版 西方学者往往擅长见 […]

狼的故乡乌拉盖(相约草原摄影散文之八)

自从看了电影《狼图腾》后,乌拉盖的名字就家喻户晓了。 我懂得蒙古人的情感,他们将狼当做自己的朋友,作为精神的图腾。因为狼并不代表凶残,它们为生存而杀戮,稳定着自然界生态平衡。狼的个性值得人类好好借鉴,一般情况下它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你让它感到了威胁。从进化论 […]

雨中的阿尔山小镇(相约草原摄影散文之七)

向往中的阿尔山。 我们从乌拉盖出发,原来可以行走的近路,由于要淌几条不知深浅的河床,摸不清情况不敢造次,只能返回乌拉盖再找新路。记得一共来回走了三条路,整整花费了三天时间,最后从一条尘土飞扬的小道上,请当地司机带路花了半天时间才找到县道,在这里导航已经不起作用 […]

记录社会现实,也反映精神现实

  黄庆军摄影作品《家当》之一,一户蒙古包里的人家的物质财产罗列在人们眼前。 徐佳和 作为2012年连州国际摄影展的受邀者,文化学者朱大可的诠释让人们对于所谓摄影的记录功能的理解更深入和拓展——摄影师记录的,既是社会现实,也同时可以是拍摄者自己的精神现实。 东 […]

不要让随意性变成摄影的策略

徐佳和 连州国际摄影展始终张扬“学术”大旗,以区别于国内其他各类风光无限的摄影节,摄影的学术性体现在哪里?在当代艺术与摄影界的互相渗透与影响越来越明显的当下,摄影师们对于当代艺术的手段运用之熟练显然不及当代艺术家们对于摄影术的运用,连州历年的展览愈发凸显着这一 […]